【渣馬專訪】鄧敏華 成長就是一連串痛苦的養成

1

成長就是一連串痛苦的養成

無論身處在哪時代,成長都是一連串痛苦的養成,每個人都有一段用慘綠、熱血與挫敗而織成的甜美回憶。讓筆者再解釋多一點,青少年時身強體壯、精力旺盛,但工作、學習與人生卻還在徘徊階段,没有成年大人般穩固的生產力,充滿困惑與挫敗,對社會格格不入毫無信心,對前境更是一片茫然。16年年尾阿華(鄧敏華)以廿四歲之齡在日本福岡做出2:29 (PB),霎時成為現役香港全馬一哥,更是港人眼中入選2020東京奧運的希望。

但上年年中阿華考了入學堂(警察),中間更有兩個多月停了跑步,由全職跑手變成警察這突然的轉變都是教練的決定。「教練(王春榮中國前馬拉松代表人物,由中學開始訓練阿華。)就像我母親,她明白全職跑手的壓力主要來自收入,雖然自己洗費不多,但始終年紀漸大,是時候要有份穩定的工作。」受訓期間阿華坦言體能訓練他能承受,但最痛苦是精神上。「受訓時教官會徹底地否定我們,而且考試壓力大,考試期間有兩個月無跑過,考完那晚在學堂的操場跑了三個小時圈,跑左三十多K先肯休息。」現在阿華出了學堂,他回想那段經歷全是成長一部份,「現在看事比以前還要沉穩些,以往很著重成績,也試過幾次因為太緊張而失手,但現在多了以玩樂的心態去比賽,仍是認真地操練和對待,但多了一份享受。」

對於挑戰二年後的奧運,阿華並没有放棄。阿華是筆者所見對跑步最專注的跑手,受訓前無論是調整期又或打風下雨,每朝均會慢跑10K(3分尾4分頭步速,是筆者的全速!),而晚上就會去運動場跟王教練跑圈,作長課或衝刺課,一晚跑五六十個圈是閒事。現在工作成為生活一部份,對阿華來說是更有規律的挑戰,「跑步是我生活,現在每日都跑返工,從上水出發到大埔(13K),回到警署再在健身房操一轉,放工後再在大埔跑回家。(來回26K)」阿華抓緊所有時間來跑與自訓,但休息才是他最需要克服的難題。

渣馬臨近阿華卻病了,「始終工作再加上操練,有時身體好想休息但心理卻未能平靜下來,導致睡不好。」時實是現在的輪班工作對阿華完全是個新模式,以往早晚兩課再早早休息的他,要重新適應。「教練成日取笑我太緊張,佢話我已經是大嬴家。穩定收入、亮麗的跑步成績和過著自己喜愛的生活,這已比很多人幸福,在香港從來不易。」渣馬臨近阿華坦言没想太多,教練也没有給予他任何目標,也没說要PB或前十以爭取奧運入場券(註一),就只是享受賽場上的每步。

成長的過程中,因為青春感受不了大人們給予的包容,但阿華明白到王教練一直守著他的不安。從來得到別人的讚賞固然是開心事,但千萬別忘了,別人讚賞的是處在別人築好的光環中。今後,必須靠自己的力量築一個更璀璨的光環,表現得更活躍才行,阿華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地邁向東奧。

註一;上屆入奧運的方法,男子是要全馬2:19又或在奧運認可的金標賽事中拿到前十(渣馬)。

鄧敏華

現役香港全馬「一哥」,16年年尾在日本福岡馬拉松,跑出2小時29分22秒的個人最佳時間。

 

Comments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