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盧Sir赤足日記】分段式跑揸兜

0

港馬商業廣告效應,塘邊鶴衹識揸兜馬拉松,焉知賽季逢週日週未,還有許多長短菜示。”半馬巳足够,何解跑馬拉松? “”係嘅,係心隱。”一入蟲門便深似海,跑不完咬牙切齒誓報此仇,一旦完賽豈能斷纜囉囉攣。起早摸黑拋妻棄子操練,嚐盡幾許辛酸苦楚,衹爲踏上終點地蓆,享受此刻歡愉。美女輕喚一聲”弓起”,低頭掛上完賽紀念牌…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!


‎全城盛事,迭創參與者紀錄。7萬許健兒踴躍競跑,衹有領頭少數獲奬項。精英經驗,捧場者衆,祈望學得捷足先登。小子衹是普羅跑友,實在不足言勇,且來濫竽充數分享。
跑步巳融入生活之中,當晚衹是多喝水,稍早睡,不會刻意改變日常進食習慣。聞鐘摸黑起床,整番杯楓糖麥胚黑豆漿,加上番薯巳飽肚。不忘醫生膠紙交叉成乳貼,未有携帶補充能量用品。

天氣頗暖,不必寄存行李。穿上趕製的二合一背心:赤足阿比比形象”天生就會跑”;葉伯”我有一百歲,都會跑下去。”6:10鳴槍開跑,衆人羊群心態奪路而奔。漫長過程克制衝動,任由快馬身邊掠過。信腳跑去,不除不疾,保持約30分跑5K速率。25K後,開始跌速。往日捱多5K,由30K後開始,倒數計算里程,苦撑回終點。今次,且採用斬件5K分段式應對。


‎日常公園訓練長課,以5K爲一圈計數,2、3、4個圈,便是10、15、20K。因此,26至30K,心中斬件便箅作1~5K。進入西隧,往日巳習慣進入倒數階段,但今次衹是分段逐K踏步。沉悶海底隧道內,跑友例必潮水式吼叫。此時已成機械脚,自動波踏步向前。衹見一人伸直脚(!) 倒臥地上,似乎巳經昏迷。多名救護人員圍繞,正用面罩供氧,進行心外壓術。甫出隧道,還要上坡,且緩步作遏息。後段逢水站停步補水,進食香蕉與朱古力。逐k規律地邁步,忘却遙不可及漫漫長路。扺達35K,又再分段式斬件爲5K。


‎35K至40K階段,經已筋疲力倦。若顧及計時,仍可咬牙發力,或有望貼近4:30穿梳機。(據説,這是普羅跑友的平均時間。)有利就有弊,此時出現過多喘息遏脚,導致此5K耗時過多。


‎最後兩K,脫下自製捲邊鞋,感謝赤足帶來前掌跑輕功,感謝鐘擺式轉髖邁步跑姿,藉此克服傷患,加强耐力。龍和道及隨後段路面,豆大石粒烙脚,衹能夠密步頻咬牙强撑過去。佩服沿途所見,數位全程赤足者訓練有素,可以視作坦途。小子慚愧,今年最長衹是青公赤足30k。‎馬師道天橋上,又見跑友平臥地上,防凍鍚紙緊裹全身,救援人員跪在其身傍,可見仍然是清醒。……個人因素/ 陰霾影響?但願他們吉人天相,大步跨過。


‎踏上維園地氈,發力奔跑,個人時間4:42:47。成績極普通,衹是達成不逾5小時目標,無傷無患完賽,已經足以感恩,夫復何求。兩日來,熱水侵脚作舒緩,泳池游泳當恢復手段。下星期28日,將參與北潭涌中國沿岸賽,屆時量力而爲,不會逞强。

 

Comments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