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盧Sir赤足日記】衝破連馬艱辛

0

本土三個馬拉松,”皇馬”是新嚟新猪肉,”渣兜”商業操作,廣爲人知,鬼佬辦的”中國沿岸”(ccm),曆史悠久,巳是36届。西人恪守傳統,現場取號碼布,列隊掌聲鼓勵加油,呼喚扺達者號碼與名字。今年贈品是矽膠擠壓水樽,頗為實用。 美中不足,是萬年款t恤和紀念章。主事者漸漸年老,衹望有接班搞手。

CCM由北潭涌出發,經曆似乎無窮盡的上山下坡,跑入風景宜人的萬宜水壩折回頭。單程是半馬,全馬需要原路雙程。以前畏懼重復艱辛,故此早期衹參加半馬,後來才改捧全馬場。

今季首場馬,乃12月廣州馬,隔星期是皇者,至上星期21日是大考之港馬。揸兜日期移前,致使28日的CCM跟接其後。連馬之下,未知身體恢復狀況,衹有臨場伺機而作進退。


賽道逢5及10K才有距離標示,在無壓力下,乾脆率性自然跑。20K折回後,狀態尚佳。重入魔鬼賽道, 緩緩而跑,並不計算距離。沿途充足水站,還有數處供應香蕉段與甜橙片。


經過世界地質公園六柱石奇景後,即扺達盡頭目標…西山脚下折回點。其後出現35K路標,預兆難予5小時內完成。後段遇斜波乏力,姑且步行遏脚回氣。沿途相識者鼓勵加油,其實未盡全力,於心有愧。

龍貓勇氣可嘉

 

David 連場赤足半馬


漫長斜路赤足者, 計有paul赤足小龍(港馬/CCM連馬);龍貓俠(赤足首馬); david馬(也是雙連)與一位洋人,均是赤足半馬。而小弟衹是最後兩K,脫下簡約捲邊鞋,循例作致敬式赤足,跑向終點。

總算無傷無患完賽

筋疲力盡 身軀呈彎

Posted by 盧松昌 on 2018年1月30日


‎現在短途或半馬,仍可基本保持以往成續,但繼去年揸兜之後,再一次録得全馬逾5小時。近年跑馬逐漸遠離430穿梳機,思索原因,除缺乏長課耐力之外,也逐漸流失健身得來的肌腱力量。跑馬過於苦撑,恐怕失去樂趣。未來或加强操練,或下届CCM改跑半馬,仍有望不逾2小時,博取暢快奔馳之樂。


第二程跑向大壩折回點,心中不再計算距離,經此一役,衝破長途心理障礙關口。放緩跑,不壓迫,不谷盡,連馬原來可以做到。感謝鐘擺式轉髖移步…前掌先觸地跑姿所賜,賽後隔日試脚,已經恢復狀態。
跑過CCM,乜馬都唔驚。

Comments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