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蝦叔周報】我的柏林馬拉松2018

0

今次,我會以圖輯形式展示一下參加2018柏林馬拉松,以及賽前賽後的一些片段。

話說柏林馬抽籤結果公佈,蝦嫂告知她已中籤那刻,我才醒覺自己……原來沒有入籤。為了做「跟得先生」,慈善名額也沒了,慌忙下找到大陸公司「愛燃燒」出售名額。冒險地交了費,還好,最後也正正常常出了賽。

星期五早上晨跑收穫:巧遇肯亞國家隊代表晨操。在我旁邊的是2017柏林馬拉松女子冠軍Gladys Cherono,當時她創下2:19:25個人最佳時間,亦為女子馬拉松史上第七快成績。

下榻的地方與Tiergarten距離不遠,就到這裡試跑一下。當天天氣清涼乾燥,沿路跑者絡繹不絕,互道早安,跑步氣氛非常濃厚。在我背後的,就是著名的「勝利紀念柱」。

晨跑期間,已有賽會工作人員派發賽事小冊子。

中午時份到了expo,會場位於柏林已停止運營的滕珀爾霍夫機場。

expo會場室外的模樣。

這是輪候著扣手帶的人龍,不過由於人員及扣帶機不少,所以過程亦算暢順。

布質手帶,就是由這樣一台機,在工作人員協助下扣上。不過有些人扣得鬆的,參加者可以自如地把帶整個除下再穿上。

扣上後,最快要到賽後才可脫下。(後話:事隔一整個月,我在香港仍見到有跑友未捨得把手帶脫下……)

貴為六大之一,柏林馬當然有關於六大的宣傳展板。

會場內部一隅。賣物攤檔不少,但除了官方adidas柏林馬產品外,其他攤檔所賣之物無論品質、價錢均未能勾起大家購物慾。若要以日本大型賽事expo規模與之相比,恐怕會大失所望。

這張海報的空白格,可以給參賽者於賽後貼上自己的號碼布,使之成為特別的紀念品。

逛過expo的,稍稍觀光一下。來到柏林,當然不會錯過圍牆;來到柏林圍牆,當然不會錯過最著名的塗鴉畫作《兄弟之吻》。

咖喱香腸(Currywurst)是柏林街頭巷尾都會見到的小吃,一如香港的咖喱魚蛋。其中有些檔攤更有純素版香腸供應,頗令我們意外。

星期六早上,參加大會安排的熱身節目,六公里左右的「早餐跑」。起點位於柏林現存最大的宮殿「夏洛滕堡宮」。這天萬里無雲,天氣絕佳。

不少人參加柏林馬都是慕「最速賽道」之名,必會認真競速作賽。相比之下,「早餐跑」氣氛輕鬆得多,其柏林馬官吉祥獸方Fridolin Flink也有現身。

「早餐跑」起步一瞬。

跑了六公里左右,抵達終點柏林奧林匹克體育場,此處也是德甲球會哈化柏林的主場。如果有看我介紹過的德國電影《最後的馬拉松》的話,當會知道這裡也是戲中柏林馬拉松所設定的終點。(後話:在我們這麼一鬧之後,實力本是一般的哈化柏林已連續兩次主場勝出,其中更包括打破勁旅拜仁慕尼黑的不敗金身!)

顧名思義,「早餐跑」在跑完後有早餐吃到飽。當然不是酒店式的大魚大肉,這沾滿糖霜,內藏草莓果醬的麵包是選擇之一。

還有大量水果及瓶裝水。

吃飽早餐之後,你也可以在運動場內參觀一番。

話說我和柏林的緣份是始自一塊柏林圍牆石——柏林圍牆拆卸,《壹週刊》可以讓讀者去信索取用水晶膠封著的柏林圍牆石一塊。這紀念品,我至今仍保存著。親身來到柏林,見證到圍牆石已成名勝紀念品店的熱賣產品。像在「查理檢查站」的此處,不同顏色,各種形狀,任君挑選。

看到賽道上這樣的標記,你一定知道賽事的贊助單位是哪家公司了。

明知這天的客人九成將出戰柏林馬,下榻酒店索性提供pasta dinner,盛惠16歐元。

結果,我們試了——果然是原教旨pasta晚宴。(當然,有肉醬有湯,也有其他調好味的pasta,情況不算太壞,不過一頓自助餐純吃pasta有點不習慣就是。)

賽前早上,酒店為跑手準備的小心意。

步往起點。

起點及終點,也是柏林舉世知名的地標——布蘭登堡門。

流動廁所,比例上少得可憐。以至賽前這樣的景象隨處可見,只沒料到,有女跑手亦按捺不住要找幾位姊妹「睇水」就地解決。堂堂六大馬要這樣,這點我事前絕對想不到。

由於報名的成績不夠好,所以只能在最後一槍出發。等待起步時,幸好大會司儀頗為落力搞氣氛,所以時間也不算難過。

賽會提供膠杯供水,且沒有適當提供棄杯區,所以每至水站必定出現如圖膠杯遍地的景象。不難想像,頗易使人滑倒,大家如若有意參加此馬的話,這點宜加留意。

由於早上十時出發,跑完已差不多兩點,而這天天氣艷陽高照,尾半程基本上是在烈日下作賽。所以回來時,我會有這樣的表情。

工作人員派發完賽獎牌情況。

肯亞跑手Eliud Kipchoge勇破世績,今次能與之同場實在與有榮焉。當天衝線後,我是這樣知道消息的。

完賽後,很多跑手都會在國會大廈外好好休息一番。

德國以啤酒聞名於世,柏林馬賽後有啤酒提供也是極為理所當然了。

布蘭登堡門亦見於完賽牌上,背面則是2016年里約奧運男子馬拉松冠軍Eliud Kipchoge頭像。碰巧他也是本屆參賽者之一,最後他奪冠兼破世績,可說為這面獎牌增添了非凡意義。

柏林馬其中一項特別之處是賽會會在賽後晚上舉辦after race party。我們有赴會,但由於太累,又以為沒甚麼特別,問在場人員亦問不出所以然來,所以逗留沒一會就離開。豈料直至晚上十時許,冠軍以至其他奪獎跑手悉數現身。所以如若有意追星的話,這個派對不能錯過,而且要有點耐性!(圖:NN Running Team)

離開柏林後,我們南下200公里左右,到了小鎮德累斯頓。這裡被譽為是歐洲其中一個最美城市,我們當然沒有錯過在這裡慢跑留念的機會。

德累斯頓另外有稱是「易北河上的佛羅倫斯」。在我們住處跑沒多久就可到易北河畔,在這天氣清涼的早上,遊人寥寥,絕對是晨跑好地方,只遺憾有些修繕工程煞了風景。

離開德累斯頓,我們再南下到了捷克布拉格。此城浪漫得舉世知名,尤其舊城區的查理橋更是我嚮往了多年的地方。如今有幸一遊,竟是以跑步形式穿行而過。回想自己少年時代好吃不動,絕對無法想像今天的光景。

個把星期的歐遊完結,順利又收集了一面柏林馬,也是我第一面歐洲馬的完賽獎牌回家。雖然,未能如願在這條最速賽道刷新個人紀錄,但這次旅程使我吸收了經驗,增長了見識,收穫仍是豐富。無論如何,收拾心情好好迎接下個賽事好了。我相信,付出過的努力,總不會把人辜負。

Comments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