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蝦叔周報】這幾位曾出戰世界盃的馬拉松跑手

0

跑步世界臥虎藏龍,蘊藏各行各業精英分子。有些跑手踢足球很厲害,甚至曾參加過世界盃。沒錯,這些就是我們在電視看到的足球巨星。換個角度看,這些在綠茵場上叱吒風雲的球星跑馬拉松未必很出色,頓時變得「親民」起來。不過,他們也有些成績好得意外。四年一度世盃臨行在即,且趁戰幔即將揭開一刻,為大家盤點一下這幾位曾出戰世界盃的馬拉松跑手,排名就按他們的PB成績好了。

第八位:雲達沙(Edwin van der Sar)

世界盃參賽年份:1998、2006
馬拉松最佳成績:4:19:16(紐約2012)

世界盃

雲達沙可謂足壇長青樹,以40「高齡」協助曼聯奪得英超後才退休。甚至兩年前母會諾德域克鬧門將荒,現為阿積士市場營運總監的他決定出山把關一場,即建奇功,救了一記十二碼使球會賽和對手。

世界盃方面,1998年荷蘭在他把關下最後奪得殿軍是最佳成績了。2002年荷蘭失意於外圍賽,及至2006捲土重來又於十六強見負於葡萄牙。待到2010年,這位當時代表國家隊次數最多的一代門神,出戰外圍賽後便決意退出國家隊。

後來2012年,這位荷蘭一代門神決意在剛過42歲生辰後出戰紐約馬拉松,目的是為了英國一家支援腦創傷病人的組織籌款。

原來雲達沙妻子Annemarie曾於2009年聖誕前夕罹患腦出血,幸而後來康復,使雲達沙知道支援腦疾病患者的重要。後來在2011年,夫妻二人更成立「雲達沙基金」,籌款協助受腦疾病影響的人。所以,他的舊波士曼聯傳奇領隊費格遜早前因為腦出血入院,雲達沙忙不迭致以慰問,全因事情令他有切膚之痛。

除了雲達沙本人跑全馬之外,Annemarie也身體力行出戰當屆紐約馬拉松五公里賽事。雲達沙指,五公里也許看來不算甚麼,但對於大病初癒的妻子來說已然是了不起的成就。

「馬拉松絕對比以往季前的重量訓練還要磨人,甚至可能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困難的事。曾對曼聯的物理治療師說過,這不是人所適合從事的玩意。不過,現今它有了與別不同的意義,故一切痛苦我亦甘之如飴。」

第七位:科東尼(Quinton Fortune)

世界盃參賽年份:1998、2002
馬拉松最佳成績:4:06:29(倫敦2017)

世界盃

南非國腳科東尼最為香港球迷熟知應該是他1999-2006效力曼聯的一段時間。雖然這七年間,科東尼只是充當大後備,出場次數甚至不足以令他正式獲得英超冠軍獎牌。然而,這已是他球員生涯的巔峰。自2006年轉會保頓,又輾轉到過意大利、比利時落班,但在傷患影響下出場次數更加寥寥無幾,結果2010年在當時屬英冠的唐卡士打結束球員生涯。

相比之下,他的國家隊生涯則看來較為燦爛。至少他有46頂國際賽喼帽,曾兩度代表國家出戰世盃,2002分組賽更在臨完場時射入一球十二碼迫和巴拉圭,錄下了他少有的一記國際賽入球。

退役後,科東尼仍然頗為活躍,當過教練、評述員,也開辦了足球學校。此外,他也頗為熱心慈善事業,例如去年及今年他就為了兒童籌款而出戰倫敦馬拉松。2017年那次,他在比賽末段要靠人摻扶的情況下,以4:06:29成績完賽。賽後,他更須接受救護人員料理,場面「不幸」被拍下,有些球迷就揶揄他「跑步也要擔架抬離場」。

2018年,科東尼在推持宣佈自己今次準備得更充足,將捲土重來再次出戰倫馬。然而,賽後網上沒有幾多跟進報導。於是我到倫馬官網,確有查到他的相片及分段時間,但奇怪是資料只顯示到他40公里的時間,卻未有衝線成績。實情如何,有待查究。但無論如何,這位南非一代國腳肯再接再厲出戰也是本著一片善心,我們對他的完賽成績也不必太上心了。

世界盃

第六位:尼維特(Pavel Nedvěd)

世界盃參賽年份:2006
馬拉松最佳成績:3:50:02(布拉格2012)

世界盃

捷克國腳利維特因體能充沛而有「鐵人」之譽。在國家隊方面,利維特曾三次出戰歐國盃並取得不俗世績。然而他卻只曾在2006年代表捷克出戰世盃,並只黯然於分組賽出局,可算是這位前祖雲達斯球星的遺憾。

退役後,他選擇以馬拉松繼續自我挑戰。在2009、2010年分別試過10公里與半馬賽事後,他決定於2012在家鄉初登全馬舞台,並成功於四小時內完賽。

這位捷克鐵人坦言跑馬拉松並不容易,他回憶這次初馬,在半程已發現腳起了水泡,最後五公里更是靠意志捱到終點。他甚至說,起步前的心情,比96年歐國盃四強對法國操刀主射十二碼前那刻還要緊張!

值得一提,捷克隊醫曾透露尼維特天生異稟:一般人只得一塊膝蓋骨,但尼維特的膝蓋則是萬中無一地由三塊小骨組成,這有助他跑得更快、力量更大。

說不定,這位一代球星改行跑馬會大有所為。但直到今天,遺憾不見他在2012年賽後再嘗挑戰馬拉松了。

第五位:奧雲(Michael Owen)

世界盃參賽年份:1998, 2002, 2006
馬拉松成績:3:45:43(倫敦2014)

世界盃

奧雲少年得志,年僅18歲就成了英格蘭國家隊及利物浦炙手可熱的前鋒。不過,起得快也沉得快,在2001年得到歐洲足球先生後,他傷患不斷,直至在史篤城黯然退役,大家記起的還只是他十來二十歲時的表現而已。

世界盃奧雲踢了三屆,共取得四個入球。其中,98年世界盃對阿根廷個人表演式的一記入球,至今仍為不少球迷津津樂道。但基於英格蘭近年大賽表現基本上乏善可陳,這三屆雖然全部都可以在分組賽出線,但一次十六強、兩次八強的成績,對於屆屆都是「冠軍希望」的球隊來說仍談不上亮眼。

與雲達沙經歷近似,奧雲也是因為家人患病而走上馬拉松之路。奧雲父親確診前列腺癌,使他決意要跑趟馬拉松,協助相關慈善團體籌款。

這名以速度見稱的前鋒,直指備戰馬拉松實在不容易。「我比較像個短跑運動員,長距離跑害得我背痛。」而且,他也覺得長跑著實頗為沉悶。畢竟,自己跑並非他最大的興趣。對這位豢養過百匹馬的著名馬主來說,看著馬兒跑會比自己跑更為吸引。

第四位:約基(Dwight Yorke)

世界盃參賽年份:2006
馬拉松最佳成績:3:31:56(倫敦2011)

世界盃

相信不少球迷之所以認識加勒比海小國「千里達」,大概都是因為一代名將約基。身為「黑雙煞」一員,他在曼聯的豐功偉績,相信老一點資格的球迷應該耳熟能詳,我也不在這裡重複了。

假如小國國腳能出戰世界盃是難能可貴的話,那麼約基絕對是幸運兒了,至少他比當年的曼聯隊友傑斯幸運得多。千里達到目前為此,就只入圍過2006年世盃。雖然一球不進,只憑零比零賽和瑞典掙得一分,但對隊長約基來說已是難得的一次體驗。

與前述的國腳類似,約基也是因為家人健康問題而跑馬拉松。他兒子罹患「狄莫西亞氏症侯群」,患者會有身材短小、眼球震顫及視神經不良等症狀。所以約基參加倫敦馬拉松就是為了視障兒童籌款。

約基2011年倫馬的時間,以業餘跑者來說並不算失禮。賽前他也自信滿滿,自言以前球隊練跑時也往往帶頭。談到馬拉松「撞牆」問題,他並不畏懼,並笑言:「別忘了以前我練習的拍檔是史譚。」史譚為前荷蘭國腳,也是約基曼聯同袍,司職後衛,以身型魁梧見稱。

第三位:魯爾(Raúl)

世界盃參賽年份:1998、2002、2006
馬拉松最佳成績:3:26:05(紐約2016)

世界盃

相比起在皇馬的豐功偉績,魯爾的國家隊成績則實在不怎麼樣了。三度參與世盃,2002年八強遭南韓淘汰已是成績最好的一次。就在魯爾淡出國家隊之後,西班牙才走進最輝煌的黃金時期,2008至2012四年之間,更兩奪歐國盃及首奪世界盃,氣勢一時無兩。唯有說,魯爾那輩是擔當了「前人種樹」的角色吧。

後來,魯爾輾轉到了德國、卡塔爾及美國落班,成績當然不能與在皇馬時相提並論。2015年他在紐約宇宙掛靴,旋即於翌年出戰紐馬。這位昔日「班拿貝王子」偕妻同跑,結果跑出了sub 330這個相當不俗的時間。

第二位:艾錫(Muzzy Izzet)

世界盃參賽年份:2002
馬拉松最佳成績:3:22:36(倫敦2011)

世界盃

 

李斯特城2016年奪得英超冠軍,相信這是艾錫在陣期間想也不敢想的事。

比起剛提及的幾位巨星,土耳其中場艾錫名氣自是無法相提並論。在國家隊,艾錫長期都是後備,整個職業生涯就只得九頂國家隊喼帽。嚴格來說,艾錫的世界盃經驗就只得土耳其四強見負於巴西那場,70來分鐘後備換入臨危受命的十來分鐘。不過,初馬在三小時半內完成,艾錫的成績於足球員中倒是並不失禮。

而且,他的初馬與奧雲相當近似:同樣是因為癌病籌款,同樣是在倫敦。分別只在於,他認識的病患者並非親人。

艾錫有個年僅13歲的小球迷不幸患癌,這位土耳其球星知道後,一直定時探望,直至小童離世為止。此事,亦影響到艾錫決意要幹一點特別的事來紀念這段經歷。最後,他選擇挑戰馬拉松,並為相關機構籌款。

艾錫形容,跑畢了全程,感覺就似在人生待辦清單中打上一個鈎的那樣美妙。與不少人一樣,他覺得賽程最後那五、六英哩甚為難熬,甚至覺得那是他一生中遇過最困難的事。

第一位:安歷基(Luis Enrique)

世界盃參賽年份:1994、1998、2002
馬拉松成績:3:14:09(紐約2005)、3:00:19(阿姆斯特丹2006)、2:58:08(佛羅倫斯2007)

世界盃

 

前巴塞領隊安歷基,於球員時代所效力的西班牙國家隊並不如目前的強。不過,他總算得到過62頂喼帽,為國家隊射入過12球,並於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協助西班牙贏得男足金牌,國家隊生涯亦算不乏光輝。雖然參加過三屆世盃,有過入球,但相比起他日後做領隊帶領巴塞的成就,這些紀錄也就不算甚麼了。

在足球員及領隊之中,這位成功少帥的馬拉松成就可說非常耀目。結束球員生涯不久,安歷基就重踏賽場,不過是由足球場轉到賽跑場,在教練特訓之下,於紐約初馬便跑出了3:14:09這個對業餘跑者來說相當理想的成績。後來在佛羅倫斯更跑進了三小時,成就驚人。

不如其他跑馬拉松的足球員只是淺嚐輒止,安歷基在sub-3後,還參加了總長度達254公里撒哈拉馬拉松,還有穿越庇里牛斯山,205公里的Quebrantahuesos單車賽。其後,又在法蘭克福完成三項鐵人。本來,他還打算2008年在奧地利再次挑戰三項鐵人,但最後因執教巴塞B隊而作罷。想不到他昔日在球隊陣中屬通天老倌,在運動賽場上也不安於只是跑步。

有這樣律己極嚴的教頭,相信其麾下球員,想不努力練習也不好意思了吧。有傳他將於下季接替干地出任英超車路士領隊一職,且看故事發展如何。若事成的話,說不定久沒作賽的安歷基會因利成便出戰倫敦馬拉松亦未可料。

延伸閱讀

【蝦叔周報】跑一趟沒有錶的馬拉松

補充資料

世界盃

Comments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