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蝦叔周報】馬拉松裡,這麼多的愛情

兩個人的完賽獎牌
0

這邊廂,退休校長代亡妻出戰半馬;另一邊廂,又有情侶在馬拉松跑到30公里處舉行婚禮。可見在馬拉松的世界,除了硬梆梆的體能,還有許多軟綿綿的愛情。

愛情關乎浪漫,浪漫最忌趕急。於是,需時數句鐘,過程不會有太多動魄驚心的馬拉松,成了最適宜浪漫的一項運動。兩人可以結伴並肩,不能心急,不宜氣喘。那麼長的時間,足夠你們由眼前的跑鞋聊到天邊的夢想。跑手多,觀眾多,擁吻又好,求婚也罷,跑道上的羅曼蒂克,必然約定了千百人見證。衝線了,懸於脖子上的完賽獎牌,成為了你們即場的愛情信物。

 

這項運動,必須通過一定鍛鍊方能順利走到終點。你不必跑得很快很快,但再慢,到末段那十公里,還是要考驗跑者毅力和意志。這一切條件,恰好就像兩個人的相處。或許,這正好解釋了為甚麼我們常用長跑來形容一段時間不短的愛情。

不像打一個電玩或追一套韓劇,長跑這東西,一頭栽了進去,對很多人來說就是一輩子的事情。如同愛情,如同婚姻,過程中,未必時時刻刻相處融洽,但你總會想法子與它和衷共濟。許多年後,你才發現,它已是那麼不可或缺。

 

還記得當初是因為一次驗身報告出來後,她勸你去跑步的。只沒料到,曾經好吃懶動的你竟也會跑出興趣,愈跑愈沉迷,一發不可收拾。沒一兩年光陰,你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穿籃球衣褲去樓下公園跑兩公里的中年漢。你減了30磅,身上穿的是最講究的裝備。但你知道,最大的改變不在外觀,而是內心,而是自信。

隨著你不停喃喃地說要南征北討,這個月去東京,下個月闖巴黎,她開始埋怨自己為何當初傻得勸你去跑,弄得自己像個寡婦一般。縱然如此,她還是默然地替你洗晾每一件跑衣。細心一點回想,從那時開始,她為你準備的飯菜口味愈見清淡,哪怕她自己其實極愛濃油厚醬。

 

久在你身旁,終於她也給你的熱情感染了。她多少曉得,自己丈夫3小時10分的馬拉松成績很值得驕傲。按捺不住的,她也要親身探索,找出長跑那組令人愈陷愈深的密碼。從此,你們影一對,人一雙,四條腿奔馳,就像舒曼與克拉拉兩夫婦四手聯彈那樣。

到有朝一日,她也決意要到外地挑戰半馬。到哪裡呢?就這個吧,Dubrovnik,克羅地亞,她說。選這冷門的城市,全因她喜歡Game of Thrones,她想將海外處女戰留給這套劇的拍攝場地。

 

生命之殘酷,往往在你最無防備的時候,才將真相和盤托出。你沒料到,到頭來在克羅地亞這精緻小城裡跑的,還是只有你一人。你忍著痛,決意用她那每公里6:30的速度,代她跑完這個半馬。因為你相信,用上這個速度,她就會在你身旁。

兩個多小時過去,你回到終點,撫著完成獎牌,由衷地向天邊向她說了句「謝謝」。謝謝她無心插柳把你領進長跑世界,謝謝長跑把你們下半生的光陰染上了一層金黃,謝謝這日天公造美,映照得面前這片亞得里亞海,還像初相識時那般湛藍。

Comments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