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One Small Step】為跑者而跑,就當一次兔子!

0

自從上年新加坡日落馬6小時痛苦經歷後,我已經同自己講唔會再去通宵熱馬。世事無絕對,突然有個機會俾我當「兔子」(配速員),於是便參加了馬來西亞的一個馬拉松。

雖然不用「造成績」,但在上次水土不服嘅陰影下,和前幾星期拉傷了後大腿,一直都好擔心表現。不過既然答應了,便要盡力做好。

比賽在凌晨2時起步,事前只吃最熟悉的意粉跟三文治,睡了三、四個小時就出發了。我地係要在5小時內完成全程馬拉松,即係約7分披 (7分鐘/公里)。除了我和蝦叔外,仲有一位當地的配速員,大家掛上氣球和發光手環就戰戰兢兢去起步區。

配速員未必要跑得快,但一定要跑出穩定速度。一開始我用6分半至6分尾的配速走,期間仲俾蝦叔駡點解跑咁快。我的想法是頭半程跑快少少,一來唔知距離準不準確,也怕後半程大家也會少少「跌速」。頭半程算是順利,大部分係大直路,有十多個朋友跟著,比我們的半程時限快四分鐘左右。

不過在高興之際,也感到自己體力開始下降 (要捱通宵加上流太多汗),二來我發現部分跑友已經跟不上。由於配速員另一責任是照顧跑者,眼見下半程路段較凹凸不平,自己除左繼續跑,也揮手示意;同時也注意周遭環境,觀察跑者在場上的需求。

這對於我,也是一大突破。平日喜歡自私跑,只看自己,好少留意其他人。當時就算攰,也只好不斷提醒自己要冷靜,留意地面、自己心率和狀態。

差不多30公里位,仍然比預算時間早少少。來到最後一段路,大家心理狀態與體能都到了臨界點,包括我和蝦叔。 亦開始見到有人行、有人停下腳步。仲有個半小時,眼見大家sub-5有望,身為配速員就唔可以就咁自己跑,使出不同的招數,幫助跑者堅持下去。例如說聲「加油」,又或者當騙子說「就快到終點了」。

有的跑友說我們走快了許多,其實我們也無法判斷。只因里數牌不是每K都有,我們大部分時間只能靠手錶GPS知道里數。未到終點,始終不知道手錶GPS跟大會計算有多大誤差。有見及此,情願跑尸快少少。

去到最後5公里,點解好似得我同幾位跑手跑緊,蝦叔不見了,我估佢開始跌速。今次唔同自己去比賽,今次有責任帶參加者在時間內返終點,我只好自己繼續。在內心掙扎和擔心的時候,佢又走番上來,可以鬆口氣。

最後仲有兩公里時,大約仲有二十分鐘,有跑友說可能「唔足數」,前面轉個彎就是終點,示意我們可以跑慢點了。但我唔係好信,因為我望不見終點站,萬一最後反多一公里,就不能達到5個小時目標,辜負了之前的努力。

結果轉完一個彎又另一個彎又一條直路,終於望到約二、三百米外就是終點了!仲有約7分鐘,今次真的可以放鬆心情和腳步。最後完成時間為4小時56分,第一次表現尚算滿意,唯獨是不太習慣邊跑邊對話,有些時候也按耐不住「黑面」起來。

今次這個挑戰有點艱苦,但看到跑友的留言卻十分感動,比自己PB更有滿足感。感謝這個機會,又上了一課。

 

 

Comments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