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One Small Step】重上獵德大橋——記2018廣州半馬

0

寫今次廣州半馬報告前,特意看看兩年前我的廣州全馬後記,發現自己跟上次一樣:為了追時間,好吃的、精彩的與我無緣。那次熱辣辣的全馬,雖然PB,但卻為自己表現不夠好而耿耿於懷。

(2016年廣州馬拉松)

 

為何報半馬?其實只是為與朋友北上飲飲食食找個理由。剛剛神戶馬回來,有點進步,算對自己有交代,所以這次半馬也沒有什麼壓力。賽前目標1小時40分鐘,但知道好大機會塞人,也不敢有太大期望,只要不要比全馬半程還慢就好了。

對上一次半馬,是去年11月天童,2:04 (PB)。好少走半馬,感覺有點難度,速度與耐力之間如何取捨?於是我又試圖從書中找答案。(今次我看的是Hanson’s Half Marathon Method),另外又上網爬文。

最後決定:既然練習時間只有兩星期,主要easy run 再加幾次tempo,同時教練嘗試加入變奏的tempo,時快時慢,目標是提高乳酸閥值門檻。

賽前一天起程,到埗後跟朋友會合便去expo。可能因為也是Adidas 贊助,跟柏林馬expo的佈置很相似。行了差不多一小時。本來冇乜壓力,但始終有目標就心掛掛,很早已經休息。翌日早上未夠5點便醒來,吃了杯麵及包,就摸黑出門。

天黑又下著微雨,好凍,感覺不好受,只想快快完成沖熱水涼。跟著沿途指示,找到寄存車,極不情願地脫下外套,收起雨傘,就行去起點。可能冇乜人跑半馬,看來冷冷清清。尚有一小時才開始,只好做下熱身,跑了幾步感覺到腳踭有少許痛,又忘記帶手套,不免說了許多「早知我XXX」之類的話。「唔好諗咁多,用現有嘅嘢,做到最好。」果然,身邊那位心態比我更強。

官方資料顯示7時半起跑,要等所有全馬跑手起跑後才到半馬。十多分鐘後,終於輪到半馬開始跑。但此時,我按錯了錶,又不知為何連接了陌生人的RD pod。管不了那麼多,比賽於是就在一片混亂之中開始。

一如預期,前段塞滿了人,好不容易才在人羣中找到「目標」協助開路:一對著粉紅色跑衫的情侶;他們配速大約5分鐘,雖然不是目標配速,但總算不太慢,而間中我也嘗試開路。

碰碰撞撞過了5公里,心率在160以下,可能太冷,感覺不辛苦。再沒多久,跟那對情侶失散了,只好靠自己走,繼續左穿右插。好多時要跑到最邊位置,但又要留意突然殺出的人。身體不算疲累,反而精神負擔更要命。沿途看到很多熟悉的跑衫及背影,也不敢打擾,只是心裡說了聲「加油」。

過了10公里,看到大會的計時器,50分多……比目標慢了3分鐘。實在無奈,因為身體感覺其實好好 (心率只有160),但只因太多人阻而發揮不到。不過也值得一提,今次真心好彩,沿途遇到好多友善參賽者,在我前進時也會體諒及讓路。

隨後人似乎沒那麼擠了,於是嘗試提高速度及微笑一下,跟旁邊打氣的揮手,邊跑邊玩。此時,才突然發現自己忘記了目標,就算走不到100分鐘,也不應用這個輕鬆狀態完成。於是就在14公里開始發力,由4分45加到4分3X。

15公里處是獵德大橋,兩年後重踏這個地方,雖然只是半馬賽,卻感覺自己比兩年前更強了。想當年為幾分鐘在烈日下拼搏,今年又在寒冷下努力衝刺著,不免感觸頓生。

想著想著,到最後幾公里,便嘗試加快配速至4分半,心跳終於上到170了。最後兩公里,賽路上半馬參賽者寥寥可數,便將餘下路程當成是「1隻2K tempo」,於是深呼吸、挺起身,擺手提腿衝上去,結果以4分20的配速走了兩公里。

衝線了,看看手錶,大約1小時42分鐘。比上年進步了二十多分鐘,看來不錯,倒沒有特別感覺。反而是中間發了夢而沒有盡全力,叫我有點遺憾。

教練常常說:心態最重要。我往往欠缺的正是這些,不夠野心、不夠慾望。賽前半馬被囑咐要走100分鐘,我已經覺得「唔可以」「沒有信心」,到走完才發現自己不夠狠,未盡全力。

空有野心、目標,天天喊口號,而沒有實際行動,有用麼?但原來只有努力而欠缺野心,也是另一種浪費。跑步可貴之處,就在於每次比賽都是獨一無二的,有時候會有好成績,有時候會令人有所領悟。就快新一年了,大家不妨嘗試訂立目標,切實行動,尋求更強的那個自己。

Comments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