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RUNRUN專訪】川內鮮輝 底限之下總有底限

0

每人潛力是無可估計,無人曉得自己究竟擁有多少力量。就如一場馬拉松每人都一步步朝著終點線邁進,但這條線絕不是終點,那只是跑者的起點。目標設得高,就能讓自己飛得更高更遠,底限之下總有底限。川內鮮輝--熟悉跑界的就覺得名字好相熟,他是川內優輝(市民跑手註一)的弟弟,也是一名超級馬拉松跑手,100公里的個人最佳時間是6小時28分35秒(配速約3分53秒/K),暫全球排名第5。

一門三傑的長跑家族(優輝、鮮輝及鴻輝),由於媽媽(川內美加)曾是長跑選手,所以從少便開始訓練。鮮輝4歲已開始練跑,三兄弟每天也為跑得更快而訓練,「細個最討厭就是跑步,因為每次都好攰,肌肉又好酸痛,那時是媽媽迫著才跑。」幸而有兄弟門的照料,鮮輝才一直堅持著,及後中學多了同輩支持,而且跑社多了不同訓練,那種痛苦苦悶的感覺才漸消去。

優輝現在是超馬選手,每次訓練動輒20K以上,長課甚至過100K。雖然長時間獨處訓練,但鮮輝再無苦悶孤獨之感,「全職後很多品牌活動又或訓練班要兼顧,唯獨練跑時才可以專注自己,想自己喜歡的事又或把心情放鬆,這只有享受没有孤獨。」不少人為探索自己,想從別人身上找答案,又或從而認識朋友,渴望別人關注,追求別人認同,填補那虛無的安全感。但鮮輝已經找到自己方向,他深明只有靠自己力量才能做到,那麼孤獨就不會存在,因為每次訓練都是一點一滴在邁向他的目標。

哥哥川內優輝外號「市民跑手」,是一名穿起西裝每周工作40小時的普通打工仔。沒有跑步教練,只用公餘時間練習。今屆波士頓馬拉松,31歲的他冒着寒風冷雨,以2小時15分58秒摘冠,於男子公開組封王稱霸波士頓。

 

從全馬到超馬是這一年的事,早於2016年4月鮮輝比哥哥更早決定做全職,「哥哥是我偶像,一邊工作一邊跑步而且還有這樣的好成績。」但馬拉松的競爭比想像中更大,鮮輝馬拉松PB是2小時17分27秒,在香港這絕對是名列前矛,但在日本國內實在不算什麼(成績只排在100位左右而且還有肯亞與非洲等跑手)。但鮮輝目標是想挑戰世界,以世界第一為目標。「超馬(100公里)的世界冠軍都是日本人,這距離不像42.195公里般高不可攀。」

成為全職後鮮輝的訓練量大增,由以往的200K暴升至600K,成績也穩步上揚。「哥哥見我成績好了,他說他轉全職有一半是見到我的成功。」從來大哥是鮮輝的偶像,能影響到到大哥,鮮輝比甚麼都快樂。以生命影響生命,行動永遠是最好的言語,好的關係是相互成長,難怪鮮輝一家能一門三傑。

跑步對鮮輝已是食飯睡覺等正常不過的事,每次提步都給予美好感覺,這也是鮮輝遠離傷患的原因,他指出保養一詞。「除長期帶著按摩工具外,還有不停做伸展,但著眼點不是肌肉,而是關節保養。」關節靈活動會影響跑姿與跑步幅度,那就會影響了自然跑姿,每一步就要浪費更多力氣去處理。當然鮮輝也會做Cross Training甚至肌力訓練,但一切都是為跑步而設,不是為做而做,而是有目的及系統作訓練。

世界第一是鮮輝的目標,看似既高且遠,也許很多人有時會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徒勞無功,或許目標還是遙不可及。但鮮輝没有懷疑過自己的每一步,他深明今天的努力是蓄積明天更接近目標的力量。放眼未來,期望鮮輝站在跑界的頂峰。

 

Comments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