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Runrun專訪】黃芷銦 眼淚生力量

0

眼淚、憂慮、悲愁等情緒,人們總形容是負面,是苦難、是不需要、是無用,只是大腦化學反應,強迫自己遠離這些感覺。但這只會削弱與生俱來的力量,就像馬拉松比賽,唯有克服苦難衝線,才能提升自我能力,走進苦難中就是獲得力量的捷徑。「那次是準備亞錦賽,由於比賽快到,那課是在城門河衝三個圏(每圏約9K),衝到第二個圏一半我發覺自己胃很痛,但由於比賽快到實在不想停底。」

 

芷銦打趣說如果比賽突然胃痛都是要克服。「那時真是好痛,去到第二圏尾痛到眼淚都飆出來,但因為不想放棄就全程一路喊一路跑,周圍都用奇怪目光望著,但最後都完成訓練。」正正是這種堅毅,芷銦換來代表港隊出賽也是今年渣馬香港華人一姐(2:55)。現時芷銦渣馬後是休賽期,但里數仍維持100K左右,回想當初跑步是輔助自己主項,但現在跑步才是她人生。

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,芷銦也没想過現在自己的運動員生涯。「初初打排球想增強自己體能而開始跑步,再代表學校跑越野隊,也無追求甚麼。之後因為DSE(現在免費!),而停一年。考完試後因想入大學,代表大學跑越野會增加入學機會,就不停練習。」芷銦分享那時為入大學,培養出恆常的練習模式,她指現在她一課都不會練少,因為她怕練少一課就是少,時間不會回頭,深怕影響成績。

對於這位剛畢業的渣馬一姐,現在正行著全職這條路,收入全依賴教班。「其實生活很簡單,除基本需要外,自己開支都不大,教班見到學生進步自己又開心。」工作賺錢從不是壞事,但若一切以錢衡量得失,那就被佔有慾控制。做著自己喜歡的事,過著不被束縛的生活,那才是豐富心靈,才不會窮得只剩錢。跑步給予芷銦除收入與名聲外,還有意義。

芷銦今年當了奧比斯跑向光明的活動大使,因為她現在於猛龍隊當教練(註一),她深深地感受他們比一般人更刻苦。對視障人士來說他們看不到光,但心中卻充滿光,跑步更給予他們熱,他們對跑步的熱誠是絕對應受人尊重。於工作與人生中芷銦取得很好的平衡,對於未來奧運是她的挑戰。

「現在是百花齊放的時代,下屆奧運或再下屆,這五六年間有幾名女跑手,大家時間都好接近奧運水平。」芷銦認為現階段要加強自己的速度底,未來會跑回一些短途賽,使自己在速度上再慢慢提升。有些人雖然擁有才華與技巧,但卻不能做好一件事,因為他們不相信時間,不能耐性等待直至完成,相反芷銦的堅毅與耐性就正正是一個馬拉松選手最重要的特質。

(註一:猛龍長跑隊是盲和聾的組合,推廣共融長跑,不分彼此,互相勉勵與包容。讓看不到與聽不到的人也能在跑場上流汗。)

黃芷銦:今年渣馬華人一姐,以2:55成績衝線。對於前路芷銦看得很簡單,就是讓跑步來使自己生命變得更不同。

 

Comments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