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蝦叔周報】2018,已經殘酷地過了一半

0


隊友在看電視時,他還在不斷做sit up。

隊友以為自己早到,他已經開始了練習。

隊友到他家裡,發現豪宅內竟然全無美食。說不了兩句,就邀請隊友一起練習。而那天早上才剛練習完。

隨著世界盃到來,C朗的小故事又一次出土。

其中最多的,是反映這人如何勤奮得像機器一樣。

這是很自然的事。

因為當你看到他脫掉上衣慶祝入球的時候,那身橫練的肌肉出現在眼前,很難不暗忖「這傢伙平日是怎過的?」

就像蝦嫂,對足球毫無認識。但看到C朗那身材,再聽我幾句簡單介紹,她的評論只有四個字:「無話可說。」雖然,她連這個男人來自哪國都不知道。

C朗這種人,喜歡他的,自然很喜歡。不喜歡他的人,痛斥完他入球慶祝動作如何作狀,譏諷完他場外新聞如何不堪之後,也不得不承認這位仁兄確是很勤奮很強大。

說白一點,強成這樣的人,我們都巴不得看到他有出醜的時候。這樣,我們心理才能平衡一點。

近來搞讀書會,讀張嘉哲新出的自傳,我對大家說:名人傳記通常CP值不低,值得一讀,因為我們可以從中看他們怎樣面對人生關口。

同樣的年齡,對照一下當年名人在做甚麼時,通常都會慚愧不已,繼而使人知道自己不應再浪費時間。

而C朗其中一部「自傳」,就是寫了在他身體上。每次看到,我都不禁想為甚麼有人可以勤奮如此。

要是我有他的樣貌,他的球技,進了曼聯已經足夠餘生富貴。何必還要去皇馬,何必還要天天操練到變成筋肉人,何必把紀錄破完又破?

世界上有些人就是這樣,優秀不夠,還要將自己變成無可替代。明明可以靠樣子,他偏要跟你比實力。

媽的,為何他明明比我年輕,卻已經老早懂得這樣成熟地想?再看看自己以前,44吋腰圍還可悠然自得地過活(那時甚至有時真心覺得自己外型問題不大),完全忘了自己當時如何辦到。

你知道看回昔日肥照,最大的感觸是甚麼嗎?

不在於那時有多胖,而是在於明明可以活得很好的黃金歲月,你怎麼當年可以眼巴巴看著它給糟蹋了?

以前少不更事,最看不起別人努力。見到C朗這種人,我一定非常不屑。老子悠悠閒閒不是還活得好好的?戇居。扮嘢。

這種心態的背後,其實是:你連去努力的勇氣也沒有。

因為不想承擔可能的失敗,於是永遠擺出不在乎的樣子——成功了是我本事,失敗了也只因為我根本未曾出力。comfort zone無限大,贏的永遠都是我。

滿以為自己深諳處世之道,到頭來才知道,世界這時才剛剛準備教訓我的天真。

遇上一次又一次的挫折,曾經覺得怎麼聽了這許多的道理,還是過不好這一生?漸漸才發覺,自己道理沒錯是聽了,卻從未認真對待過。

例如,最老套的,叫做「珍惜光陰」。

說了這麼久,我是想帶出:2018年,不知不覺地已殘酷地過了一半。

年頭許下的宏願,如今兌現了多少?還是,你很滑頭地根本「不屑」訂下甚麼目標?

在馬拉松上,我今年還是想PB。這六個月,不敢說自己廢寢忘餐地練習。但至少在里數上,我比前一年勤力了許多。我不知道這些練習最後是否能使願望成功實現,不過起碼我有認真面對過、思考過這件事。

當然,追得到某個時間又如何?

確是沒有,人工不會變多,屋不會變大。所以,要放棄做這件事實在太容易,一句「追得到又如何」就可以。

但我不想這樣。

跑步方面自己雖然毫無天份,拉牛上樹,又扁平足,又兩個膝蓋都在肥胖時弄壞了。但,我還是想試試。哪怕,總有人覺得這樣的想法很無謂。就像當天,我不屑一切故作努力的傢伙。

2018已過去的,就由它過去。還有甚麼想在今年實現的,至少,你尚有半年。

我們活著這刻,就已經是我們生命中最年輕的時候。我們不可能那麼容易成為C朗,但至少我們有能力成為你今年年尾瞧得起的人——那就是這刻開始努力的你。

“If you are still looking for that one person who will change your life, take a look in the mirror.”

 蝦叔周報 延伸閱讀:

【蝦叔周報】無毒不丈夫

Comments
Loading...